如何看待“网抑云”这一现象的流行


又是一个晚上0点,当我看到QQ群里又是各种“到点了,上号”的表情包时,突然间对此有感而发,并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现象的本质,写下了这篇文章。第一次写这类文,水平可能有点不行,请见谅。

前排提示:为了让不了解本次事件的吃瓜群众也能了解,本文将会尽可能讲得详细,看不惯长文的出门右转不谢,别在评论区抬杠。

想知道“网抑云”这个词是怎么来的,首先我们得了解这个梗的来源:网易云音乐。网易云音乐的大名相信在座各位都听说过,这款软件刚出来时,正是QQ音乐、酷狗音乐等软件争霸国内市场的时候。突然窜进网易这么个对手来,最终的结果要不是被联合打压,要不就是不温不火,被各大统计组织列入“Others”的行列。

然而,网易云音乐却凭借着一个别家软件都未涉及到的优势:音乐社交,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瓜分了国内的一大块市场。在那个时候,各大音乐软件的运营思路和如今的欧美类似,都是类似于网络播放器,整个软件除了听歌以外没有任何功能,用户与用户之间完全没有交集。网易云音乐则充分结合了社交媒体的优势,推出了音乐评论、自定义歌单、用户动态等功能,充分满足了如今年轻人的表达欲。而开放音乐人入驻,也降低了独立音乐人曝光的门槛,为网易云音乐本身聚集了一大批优秀音乐人以及曲库(直到如今我都很佩服网易云音乐这波空手套白狼的曲库扩容方式)。

然而,成也社交,败也社交。导致“网抑云”这个梗出现的直接原因,就是因为音乐评论。随着“丧文化”在年轻人群体中的流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喜欢把一些听起来很“丧”的句子挂在嘴边以凸显自己的“潮”以及“非主流”。而在网易云音乐中,这样的群体其实不算少数(相较于QQ音乐,当年其实QQ音乐才是非主流文化的聚集地)。而正是这类无病呻吟的群体,经常会去网上复制粘贴一些“丧文化”的代表句,并冠以中高考失利、分手、抑郁症、亲人去世这类万能的“热评密码”,用这种方法来骗取点赞以及网友的同情心,为的就是获取更高曝光量的虚荣心以及“众人皆醉唯我醒”的满足感。长久下去,别的正常用户就会像“狼来了”中的村民一样,不再愿意相信这些虚假的评论。当正常用户们的同情心被消耗殆尽时,就会彻底地爆发,最终引起了全民反“网抑云”的热潮。

这样一看来,其实真正导致网易云变“网抑云”的罪魁祸首其实是这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网易云音乐用户——事实上最本质的原因也是这样。但其实还有另一种原因,那就是别的平台的入侵。这个平台是什么呢?说来你可能不信,是哔哩哔哩——准确来说,是B站中的一些极不理智的用户:批小将(后文统一用pxj代替,网络上的大多数情况也是用pxj指代批小将)。这群人之所以说是“极不理智”,是因为这些人由于被洗脑或者是被自我洗脑,把B站当成自己的精神家园,并用xfx对待xz的态度来对待B站(这两个缩写建议百度),见不得任何用户侮辱B站,把别人对自己作为B站用户的侮辱上升到对B站的侮辱(这里说的不太清楚,可以打个比方,比如pxjA在某平台说B站最好,某平台的用户C看不顺眼,说像A这样的pxj侮辱了B站的风气,A便理解为C在说整个B站的用户都不好,直接上升到平台层面对骂)。

科普完了pxj,现在还得知道网易云音乐和哔哩哔哩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众所周知,B站的一大特色就是鬼畜区,而鬼畜区自创曲子的作品又很少,所以很多作品都是拿现有音乐改编而来的。有些用户可能看完作品觉得意犹未尽,想听原曲,而又因为网易云音乐和B站都是主打日系ACG内容,所以B站用户自然会选择去网易云音乐听原曲。最开始的时候,网易云用户还是很欢迎B站用户的,毕竟本身就是二次元爱好者,彼此之间也容易交流。但随着刷语录的网易云用户涌入,大部分评论区的风向也开始变了。翻开一些比较悲伤的音乐评论区,热评永远都是那几套热评密码,认真讨论音乐本身的评论基本都沉在了最下面。发展到了最后,甚至一些欢乐的曲子也出现了这些评论,极大地影响了网易云在网友面前的形象,也影响了评论区的氛围。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那最多只能成为网易云用户自家的战争,还不至于扩散到全网。但随着一些pxj的来临,一切都被改变了。由于pxj本身心智的不成熟,说话过于直白,不善于说话和伪装自己的想法,所以在见到这些评论时,随手就是一句“老网抑云了”,如果恰好遇到他们心情不好的时候,楼主的祖坟都会被刨个一干二净。一些正常的网易云用户也看不惯这些pxj的行为,便进行了善意的劝阻,结果却遭到了祖安式问候,导致网易云大部分用户对B站整体的形象认知也越来越差。战争慢慢升温,最终便点燃了这场全网骂战的导火索。

这样看起来,“网抑云”的流行其实根本不是因为自家用户作怪导致后花园起火,而是因为别的平台用户入侵才导致了这一现象。然而,其实比起网易云自家用户,B站某些UP主反而才是推波助澜的主要角色。当“网抑云”还是流行时,B站的一些UP主闻风而动,推出了不少的反对“网抑云“的作品,不乏有鬼畜配音、现场对线,甚至一些只是截图的低创作品也能上热门,俨然把反对网易云变成了zz正确。在网抑云刚刚流行的那段时间,只要你为网易云说一句好话,那么将会有铺天盖地的“网抑云”帽子往你扣来,一看评论绝对清一色的“老网抑云了”或者是“收了多少洗白费了”。不得不说,在疫情这个重要时间点,任何一个新梗都能瞬间引起网友的兴趣,哪怕这个梗有多无聊、多不可理喻。

现在回过头去分析,其实“网抑云”能够火爆全网的原因还是这几点:大众们娱乐至死的心态、对事物缺乏自我判断的意识,以及对抑郁症的错误认知。

先说说第一点:娱乐至死。不得不说,到了短视频时代,想要培养一个网红真的轻松至极。网红时代刚开始时。只要你长得够好看,那么你就能成为一个网红。到了后面,网民越来越不满足于千篇一律的“网红脸”,开始追求更刺激的网红,于是就有了风姐和韩美娟这类人。又到了后面,网民又不满足于简单的装疯卖傻,追求更刺激的,于是就有了岛市老八吃shi以及flf的财富密码。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用户其实追求的是新鲜刺激的东西,因此只有不断推陈出新、拉低底线,才能吸引到更多的用户。底线,在网红们的眼里,从来都是用来被打破的。现在网民们因为疫情没法经常出门,只能在网上寻求刺激,看到“网抑云”这么个刚流行的梗,于是便因为无聊而点了进去。结果进去一看,知识分子石锤文艺热评,阴阳怪气吊打复制粘贴,多有意思!在这样的一种心态下,那些恶搞网抑云的视频反而能得到更多的关注,而那些分析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的视频反而被甩开了一大截——谁在乎这些!用户在乎的是看得爽,平台在乎的是高用户留存率,投资方在乎的是高月活数据,谁还会听那几个小UP主的澄清呢?因此,在用户审美影响以及平台的有意限流下,这些认真分析的视频往往看的人所剩无几。这就让大部分网民们像是坐井观天的青蛙一样,只能接受资本们愿意让他们看到的片面事实,而看不到真相,导致越来越多的网民加入了对网抑云的骂战中。

接下来是第二点,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在流量时代,想改变舆论的大方向,真的很简单。网民们每天都会接受大量碎片化的知识,对一件事物的认知往往只停留在一知半解的地步。连最基本的认知都做不到,就更别提有一个全面的看法了。而正是因为信息的碎片化,让控制舆论变得轻而易举——谁的流量多,谁就是真理。因此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自媒体为了吸引流量而蹭热度,网民因为zz正确而去宣传这些观点,这些观点又吸引更多人来跟风,自媒体满足不了这些网民的口味只能拉低下限。这样一来,一些无良自媒体为了流量无所不用其极,买热搜、刷热榜、请水军都是小case。只要你掌握的流量比对方多,那么用户接受到你这边的信息就会比对面多,此时用户就会放弃最基本的思考能力,选择少数服从多数。到了这时,一场舆论战就已经决出胜负了。无论哪一方赢,最终的受益者也只能是买量的自媒体,网民只是一群被舆论操控的傀儡而已。这个逻辑无论放在哪个舆论战中都是一样的,因为无良自媒体本身就对这件事的真相毫不关心,他们关心的只有流量。只要你认清了这一点,在舆论战中不随意为任何一方站队,那么你就算有了思考能力,不然你永远只能被资本和流量当枪使,成为网红经济的牺牲品。

到了最后一点,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点,那就是中国大部分人对抑郁症都没有正确的认知。人的情感特征是互通的,只要你还是一个正常人,那么你就会有抑郁症以及一切人类的精神疾病。但到了国内,由于长期受到营销号的影响以及大部分网民知识面的匮乏,只要遇到了抑郁症,那都是矫情,都是因为吃饱了没事干。在他们的潜意识里,抑郁症都是“装”出来的,都是因为闲得无聊。然而,人的情感往往是不互通的,在你吃喝玩乐,快乐到不行的时候,旁边可能就有一个失去亲人的人正在哭泣。人的情感是很复杂的,任何人都没有办法猜测到别人的想法以及感情,所以拿自己的情感来判断别人的情感是非常错误的。其实这一现象也很符合大众娱乐至死的心态,什么事情都要找乐子,哪怕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也毫无感觉。事实上,中国的学业和就业压力是非常大的,这也导致中国抑郁症人数高达1亿人,平均每10人中就有1个抑郁症患者——事实上,大部分人都没意识到这点,这也是部分人认为抑郁症很罕见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对抑郁症的错误认知,人们才觉得“抑郁症患者才不会上网,那些发抑郁症的都是假抑郁”,以此来自我麻醉,面对这类评论时嘴下才会毫不留情,让评论区更是一片乌烟瘴气。

纵观全局,到底谁输谁赢,或许早有定论。最早那批复制粘贴的用户有损失什么吗?或许会有那么一丁点被发现时的恼羞成怒。有得到什么吗?那可多了去了:骗取点赞的虚荣心、消费同情心的沉醉、敲键盘骂人的快感。骂网抑云的吃瓜群众损失了什么吗?没有。有得到什么吗?看UP主大骂网抑云的爽感,在网易云里面对喷的畅快,骂得对面说不出话来的正义感。真正煽风点火的UP主和自媒体得到了什么吗?那可得到了不少:把zz正确发扬光大的流量、各种商业合作得到的真金白银的收益,以及事后不带一点污名的悄然离去。真正的受害者又是谁呢?那当然是那些抑郁症患者。本来每个平台都会有抑郁症患者,而网易云的抑郁症患者也只限于发表一些正常的言论而已,但那些复制粘贴蹭热度的人把同情心全部都给透支完了,留给抑郁症患者的只是“复制粘贴、故作矫情”的标签以及铺天盖地的谩骂。抑郁症本就属于弱势群体,面对这些谩骂只能默默接受,但他们的忍受带来的却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式的翻倍暴击,带给网民的只是为民除害的正义感。但网民们为了这一点正义感,却将自己的想法凌驾于别人无穷无尽的痛苦中,到头来其实还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这个网络社会下,任何污点都会被无尽放大,然后引来所谓的“正派人士”的讨伐。正如一句话所说:在网络上,每个人都可以当三分钟的上帝。在这三分钟内,你可以决定任何人的命运。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我觉得已经到了韬戈卷甲的时候了。我们对网抑云的每一句辱骂,都将会成为抑郁症患者心中的一道枷锁,一道与世人隔绝的枷锁。抑郁症患者本身是无辜的,凭什么要为了那么几个复制粘贴的nt用户承担起如此的辱骂?对于网民而言,自己的一句话只是互联网中微不足道的一条数据而已,过了几天就会忘却。但对于那些抑郁症患者而言,这却是刺向他们心中的利刃,可能需要一辈子的时间来修复。在我看来,我们对网抑云的攻击谩骂,和校园暴力其实是一个性质,只是一个是线下,一个是线上。网民从来就是利己的,只考虑自己骂得爽,却丝毫不考虑对别人的创伤。对于你而言,这是一分钟,但对于别人而言,则是一辈子。

不考虑别人感受的人,自己的感受也会被人随意践踏。在舆论一边倒的时候,没有一个网民是无辜的。

声明:西行妖|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如何看待“网抑云”这一现象的流行


不必怀念我,等我走后,你们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