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已经失去了辩论能力吗?关于我对“拉黑”的看法


引子

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拉黑,还是在小学的时候。当时我还在用今日头条,还是个受公知影响的fq,年龄小加爱辩论的性格让我几乎见到不顺眼的话都要加入讨论,但骂人倒是很少骂,讲道理居多。但就在某一天,我总算遇到了“无敌”的对手:已经不知道是在争论什么了,但我只记得在我一句话指出对面长篇大论是复制粘贴后,对方气急败坏地拉黑了我。不过要是说最气急败坏的,自然还得是我了。我第一次发现了拉黑的无赖程度,气得在动态里发了将近十几条脏话,每句都@了那个人。不止如此,当时我还气得整个晚上都没睡好。

但到了如今,随着混迹知乎和贴吧久了,一言不合就骂人已经是常态,对于对方的拉黑我早就能够一律当成精神胜利而一笑而过,当然我也经常会拉黑与我意见不合而我又懒得争辩的人。但回想起来,看着日渐混乱、偏激的互联网以及一言不合扣帽子的二极管们,我不禁开始思考一个问题:“拉黑”这个功能到底是好是坏,是息怒了人们争吵的怒火,带来了一个和谐的互联网,还是导致人们怒火无可发泄,进而使互联网的一切辩论行为最终都会演化为争吵?要看这个问题,还得从“拉黑”的起源以及本意说起:

为什么拉黑

拉黑的起源已经无处得知,但对于拉黑原本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防止骚扰。早期的互联网是自由的,日新月异的互联网发展以及落后的法律带来的互联网是一个莽荒之地,是一个无论干什么都无法管辖的地方。但无序的自由往往等于混乱,伴随着互联网带来的,是更方便的广告、诈骗、骚扰。不仅如此,互联网更是将全天下一辈子都见不到对方的政见不合的人聚集在了一起。政见上的争吵是最激烈的,也是容忍度最低的:政见往往是有阶级性的,你不能让一个资本家接受共产主义,也不能让一个民族主义者接受国际主义。由于广告、诈骗在当时无法及时人工审核,而网站又无法以正当理由封禁各种政治讨论,因此在种种原因下,一口气拉黑便成了最优解。

如果就这么想下去,拉黑自然是阻止争吵、建设和平互联网的最优解。如果我们简单地观察如今中文互联网的状态,也确实如此:拥有拉黑功能的知乎、头条、微博吵架次数远比会员才能拉黑的贴吧要更少,规模也小了许多,从来不会出现贴吧的大规模爆吧行动。随便翻翻各个网站的头条,只有贴吧会出现各种挂人、AOE、开盒的帖子。但是,拉黑功能真的让这些网站更和谐了吗?拉黑真的能有效阻止争吵吗?在我看来,隐藏在和谐表象的,是更深层的暗流涌动:

暗流涌动

如果只是粗略地翻一翻头条,我们便能很轻易地得出“有拉黑功能的网站比没有拉黑功能的网站和谐”这个结论。但当你真正了解这些网站,便能看到真实情况:拉黑带来的从来都不是和谐,只有下一次更激烈的争吵。

拉黑让怒气无处发泄

实际上,无论是在以前还是在现在,骂人的现象始终存在,并不是说以前的互联网就是没有任何冲突的乌托邦。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一个现象:无论是以前的论坛,还是现在的贴吧,骂人都不会持续多久,骂战从来都是以某一方累了休息为止。由于没有拉黑,无法阻止骂人,但无论是怎么样的骂战,只要一方停下,骂战很快就会停止,除非是两个阵营的互骂,否则骂战从来都不会持续一天。

但自从拉黑功能出现后,就变得不同了:拉黑虽然制止了骂人,却阻止不了怒气。于是我们便看到了开小号骂人、挂人、开盒等更为恶劣的现象。有一句话说得好:退一步难以忘记,忍一时越想越气,说的便是这种情况。本来累了或者无聊了就会结束的骂战,正是因为拉黑,让骂战愈发升级,最终演化为比骂战更为恶劣的盒战争。

没有人是圣人,每个人是有感情的,自然也会有怒气。但原本所剩无几怒气却因为拉黑而倍增,导致骂战进一步升温,只能说是得不偿失。

拉黑让我们放弃思考

在互联网上,无论你怎么屏蔽内容,你也不能阻止这些内容进入你的眼睛。而当这些内容被你看到时,你便不能通过简单的拉黑来假装你没有看见。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做呢?俗话说的好: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些人说出这些话并不是故意的,可能单纯是因为不知道。在这个时候,一句提醒便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假如意见不一,也可以通过辩论解决——至少在以前是这样,辩论往往是认赌服输的,谁的辩论本领高、掌握的知识丰富,谁就能赢得辩论,受到认可。

但在今天,一切又变得不同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以及手机的普及,还有工作的繁忙,我们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有大段的时间坐在电脑前与他人辩论了。像是短视频等短平快的内容迅速占领市场,并赢得了市场以及我们的认同。但是,如何将以前一个小时才能看完的内容压缩到一分钟,且又能保持内容的准确性以及客观性,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这时的内容生产者会怎么做呢?很简单——不保证准确性,只讲最吸引人的地方。不止如此,为了最大化地引起热议,赚到最多的钱,往往还会偷偷夹带私货,这下子连客观性都不能保证了。

这么做对于人们的影响是灾难性的:用一句话形容,就是“肥了钱包,空了脑子”,肥的是营销号们的钱包,空的则是观众的脑子。由于人们的零碎时间往往是“争分夺秒”的,于是人们便不会查证真相,只会无脑听从营销号的话。最终变得失去思考能力,懒得思考,成为营销号们理想的ATM。

有一句话说得好:弱小与无知不是生存障碍,傲慢才是。正是因为被灌输了“绝对正确”的内容,人们便开始排斥除此之外的一切,包括有异见的人。原本的认真讨论被一通乱骂代替,最终又用拉黑画下句号。如果说营销号的信息茧房是被迫形成的话,拉黑便是在作茧自缚。自以为无敌的武器,最终确刺向了自己。

我对于拉黑的看法

我说了这么多,从来都不是在否认拉黑或者呼吁取消拉黑,只是对于目前互联网乱象的思考。拉黑确实给我们带来了不少便利:不在弱智上浪费时间、不再受到弱智的骚扰、不再参与无谓的骂战。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考虑拉黑对我们的影响:拉黑往往会让我们变得更加偏激、思想更接近二极管、更加无视真相,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而且事实证明,拉黑正在渐渐地成为互联网偏极化、幼稚化、二级化的必不可少的因素。

提到拉黑,便让我想起了《三体》中的宇宙安全声明:为了抵御光粒打击以及降维打击,低等文明会将整个星系笼罩在黑域中。黑域中的一切物体都无法超越光速,因此外界的光粒以及二向箔都无法进入该星系,但是黑域中的文明永远也无法了解宇宙的变化,只能沉浸在自己的田园牧歌中。

待续。

2022.4.12
2022.5.11 删除了一些有争议的内容,等待修改

声明:西行妖|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我们已经失去了辩论能力吗?关于我对“拉黑”的看法


不必怀念我,等我走后,你们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