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胎政策的出台,是否意味着政府已经急了?关于我对生育率的思考


最近的事情突然变得多了起来,先是因为身体的一些原因进了几次医院,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我的所在地由于又多了几例新增新冠感染病例,全城中小学又回到了网课时代。今天是网课的第二天,趁着闲下来的时间以及三胎政策的出台,我便得以闲下来带着我几个月以来的思考细细地谈谈这件事。

关于三胎政策

现实

三胎政策的正式出台是在昨天,也就是2021年5月31日。以下是对这一政策的正式介绍:

中共中央政治局2021年5月31日召开会议,听取“十四五”时期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重大政策举措汇报,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会议指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

说人话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以后一对夫妻可以生育3个孩子了(废话)。这个政策很明显是为了应对生育率不足而出台的。然而这项政策到底能不能缓解生育率下降呢?我觉得我已经猜到了结果。

这张图片是新华社在微博投票的截图,虽然我已经搜不到这次投票(大概率是被删了,小概率是p的),但我想民众的真实想法已经和这张图差不多了。为什么生活越富裕,人们反而越不愿意生了呢?下面我会尽可能从多个角度来解析这一问题。

生育率下跌的原因

生活成本

一件事情的投入产出比,很大程度地决定了人们做这件事的意愿程度。每个人都会用自己的认知来判断一件事情的性价比,哪怕不同人的判断方法都大相径庭,但最终都只有两个结果:做或不做。

在大多数中国人还是农民的时候,生孩子在大部分农民眼中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刚生下来时用母乳喂养,到了1岁半后用面糊或粥喂养,到了6岁就差不多能帮父母干活了。在养一个孩子的过程中,除了多了一张嘴以外父母丝毫不会感觉有什么损失,教育上完全是放养,反正孩子跟父母说话跟久了就会说了。由于中国文化中“人多力量大”的观念深入人心,大部分生活在农村的人都会死劲地生,把中国人口拉到了10多亿的水平,逼得后来的计生出台也拦不住这一趋势。

现在的人可能难以理解当时的生育欲望强烈是因为什么,但是多生孩子多把手又是事实,干农活就是要人多才能多收粮。但世界是不断发展的,看待事物时切忌历史虚无主义,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当时的农村。到了现在,大部分人都生活在县城里,这便又是另一种情况了。如今随着城市的物价上涨(特别是在疫情下)、房价上涨、入户问题、彩礼问题、婆媳矛盾等无数问题,即使是结婚都是一件难事。等生了孩子后,前面的结婚问题又变得无比地简单了:孩子出生了,要上幼儿园吧?营销号天天灌输给你鸡娃不从小开始就会落后的观念,附近的父母都在鸡娃,你慌不慌?既然要从小开始,那么就得上好的幼儿园,然而大部分好的幼儿园都只把入学名额给小区,学区房又是一大笔钱。这一步已经劝退大部分的父母了。上了幼儿园,麻烦可没结束。隔壁小明都用上进口教材了,楼上小王都报了5个兴趣班了,楼下小张一天才睡5小时,你能忍心让孩子受这点折磨吗?到了孩子快上小学了,想进入最好的私立小学,又得花一大笔钱报幼升小特训班。真能坚持到这一步的父母,估计已经赔进去几套房了。但这只是开始,人生有几套房可以这么烧的?因此现在城市里的夫妻都不愿生育了,生育成本绝对是一大诱因。

资本剥削的越加严厉

我们都知道,中国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8小时工作制是写在劳动法里面的东西,是企业必须执行的事情。但到了现在,资本家却敢于公然违背劳动法,把打工人们当成机器来无底线地剥削。从马云的996,到华为的251,再到拼多多的员工跳楼,彻底伤了很多打工人的心。很多打工人都表现出了“躺平”的意愿,打算通过不生育来让资本家们无法再剥削自己的后代,以此逼迫资本家提高打工人们的待遇。还有的人认为中国人平均工资过低,是因为中国人口过多,如果中国人口降低到美国那样,劳动力就会因此升值,便加入了躺平的队伍中。

资本家们除了不把打工人当人看以外,还试图抢夺话语权,将消费主义的风气传播开来,榨干人们的最后一点价值。就拿女拳来说,像是咪蒙、果子狸、杨笠这类女拳大V,整天对女性宣传“男人不为你花钱就是不爱你”的观点,鼓励女性去向男朋友伸手,每到逢年过节就以各种理由讨要礼物。没有节过怎么办?没问题,资本家们可以创造一个出来。像是每个月的14日,资本家把光谱图的每一个颜色都扣下来加上“情人节”后缀,恨不得一年有20个月。在这样的氛围下,男性的结婚欲望也明显降低了不少,毕竟除了病入膏肓的舔狗没有人会蠢到宁愿送钱出去也不把钱留着给自己享受。连婚都结不上了,何谈生育?我这段话大概率不是随口乱说,以下是我找到的数据:

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数据为813.1万,这是继2019年跌破1000万对大关之后,再次跌破900万大关,仅为最高峰2003年的60%。

党内修正主义之风的再度活跃

这段话或许只能在这里看到,但这段话才是我真正想说的话。资本家敢如此猖狂叫板劳动法,已经不仅仅是有钱的问题了,如果里面没有权钱交易我当场把这块电脑屏幕吞下去这已经明显触犯了法律的尊严。但为什么资本家敢这么做呢?归根结底还是修正主义分子的庇护。在我看来,深圳已经走入了修正主义的快车道,离党的初心越来越远,开始腐败变质了。在这里我可以先放几段名场面你们自己感受以下:

以更大的力度支持民营经济健康发展,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诉的不诉

深圳宣传片鼓励熬夜加

不说了,自己感受

恶意讨薪、自觉加班、保护企业家犯罪。。。我不敢相信我能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看见这些现象。既然这些事情都能做到,那么资本家们就算明着面996,也不算什么了。

这些事情出现的原因

为什么资本家“敢剥削”

资本家们之所以能如此明目张胆地剥削?在我看来,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不排除资本家中混入部分暴发户,或者在天上过太久不愿低下头看一眼的颈椎炎患者。这些人由于本身知识储备不多,又或者是价值观与群众脱节,习惯用自己的视角来看待民众们,用自己的方式来做事,最后还将自己包装成英雄的形象,并在虚构的形象中自我感动。马云便是这类人的典范,一般人都知道群众是软柿子,随便捏都没问题,马云倒好,惹上了银行这个硬茬,公开骂在座的领导们。结果到了最后,蚂蚁金服由于绕过银监会监管被暂停上市,前不久又因为垄断被罚款,马云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了应得的代价。对于那些暴发户们,有一句话说得好:人们往往赚不到认知范围以外的钱。这类人要么已经败光了金山银山,要么被社会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在此便不多做讨论。

排除掉蠢的,剩下的便是精明的了。俗话说得好:无商不奸,能赚到这么多钱的人没一个是傻的。就这样,大部分资本家都凭借着自己灵活的脑袋避开了一个个雷区,合法地剥削着打工人们。就拿华为来举例,华为有一个臭名昭著的事件,叫“奋斗者协议”,这份协议的具体内容是这样的:

我申请成为与公司共同奋斗的目标责任制员工,自愿放弃所有带薪年休假,自愿放弃非指令性加班费,自愿放弃陪产假和婚假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时,“自愿”这两个字特别扎眼。当我细看时,我仿佛在瞬间内读懂了《狂人日记》的深层含义。没错,很多的打工人们便在一份份的“协议”中,“自愿”放弃了自己作为企业员工的一切尊严,被老板灌输着奴性的观念。久而久之,这些打工人中觉悟不强的那一批可能真的会相信了这一切:老板画的大饼、加班提升自我、按时下班可耻。另外一批意志坚定,非955不去的打工人们,最终可能会在频繁的跳槽中随便找一家公司“自愿”996,或许是出于过度跳槽的劳累,或许是出于养老的压力,或许是出于不良的信用记录。

后记

这么快就结束了?不止你这么想,我也是这么想的。但当我脑子冷静下来,审视一遍我刚写的全篇文章后,我突然发现我前面写的东西与其说是解释现状,不如说是我在发牢骚。与其在这里发泄情绪,不如冷静下来,想想怎么解决问题,而不是只会对现有的问题无脑谩骂。以后我可能会少点写政治相关的话题,多写一些我现实中的趣事以及对网络流行趋势的分析。希望下次我再写这类话题时,能够拥有一个清晰的头脑,也希望那些一直陪我走下去的朋友们能够继续看到我的成长和进步。

2021/6/5

声明:西行妖|版权所有,违者必究|如未注明,均为原创|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三胎政策的出台,是否意味着政府已经急了?关于我对生育率的思考


不必怀念我,等我走后,你们就是我